大墩雅韻齋:二胡郭長松

國樂天地
理念
啟蒙楽坊
國樂天地
光陰的故事
郭長松老師個人照

郭長松老師:

我認為自己是一個保護苗圃的園丁,不賣花,不賣水果,只培養幼苗,是作先人和現代人之間的橋樑,拯救快消失的純正台灣河洛民謠以及大陸各族古民謠,它很真、純樸,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心聲。

我們今天最重要的是蒐集保存古民謠,它們單純、純樸不作假, 不加多餘而不實在的加花以及出於人意的機械式節拍及音準(硬套十二平均律的)。它們是實實在在的、非常自然的中華老祖宗的聲音及旋律。現代音樂工作者,忙於民歌謠的藝術化及用西方音樂語言詮釋中華民歌謠,雖然無可厚非,但我認為更重要的,是如何讓沒有受過音樂洗禮的、從來沒有碰過甚至沒有看過民族樂器的一般民眾,有機會接觸屬於全民的民歌謠及民族器樂。民族音樂是屬於全民的,台灣民謠是屬於現在住在台灣的島民(包括河洛、客家、原住民以及後來唐山過台灣的各省同胞)的。一般大眾有權知道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心聲,音樂工作者更有責任蒐集、整理薪傳的責任。

至於將來的民族主人翁,我們更有責任傳薪民族音樂,應在幼稚園、小學、中學的音樂課程裡,編入適合於「中國音樂幼苗」的有系統的童謠及民謠教材,好讓他們能接觸老祖宗的聲音,沒有健康的「音樂幼苗」,怎能會有茂盛的音樂森林呢?

和我們同宗的鄰國日本,他們把漢、隋、唐時所帶過去的音樂,以雅樂、俗樂、民謠、童謠的型態保留到現代,又主要使用五聲音階原版保留。在我的記憶,日本全國各縣市鄉鎮以及山村到了晚上,家家戶戶無論兩三歲的小朋友到八、九十歲的祖父母可以齊唱祖宗所留下來的搖籃歌、童謠、民謠以及聽長輩講故事,和樂融融。甚至國家電視台NHK到全國巡迴舉行民歌謠演唱會現場轉播,並多採用當地童謠、民謠,台上台下一同齊唱,甚至電視機前的人也跟著唱屬於他們的歌大家歡樂。但願有一天我們也有福氣享受這樣的歡樂。

語韻與樂韻有密切的關係,應該要以語音的韻,唱或操作樂器(應該說用樂器唱),這樣才能十足表現民謠的韻,也應該順著「韻」加花潤腔,才能表現真正民謠的韻。因為我只通河洛話,不通客家、原住民以及大陸各地方言的語韻,因此我只能處理河洛民謠,祈願通各族方言音樂工作先進,為自己族群整理屬於自己的民謠傳薪。